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中國神話 > 龍的傳說 >

龍王輸棋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東海有一個著名的乘山漁場,黃魚、鯧魚、帶魚、烏賊,一年四季也捕不完。傳說很早 以前,這里海水混濁,魚蝦零落。孤島荒礁,根本成不了漁

  東海有一個著名的乘山漁場,黃魚、鯧魚、帶魚、烏賊,一年四季也捕不完。傳說很早以前,這里海水混濁,魚蝦零落。孤島荒礁,根本成不了漁場。
    到后來,島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孩子,小小年紀,下棋贏了神仙,才使家鄉改變了面貌,有了生機。
    這個奇特的孩子名叫陳棋,從小愛下棋,不論是到海邊趕潮,還是上山砍柴,總要跟小伙伴們殺上幾盤。他白天講下棋,晚上夢下棋,天長日久,下棋的本領越來越大。大伙送他一個美號:東海棋怪。誰知七傳八傳,傳到東海龍王敖廣的耳朵里去了。
    原來敖廣也是個棋迷,曾跟棋仙南斗學過棋藝。除了天上南北兩斗,還未遇過敵手。他想:小小漁童敢稱“東海棋怪”,把我堂堂龍王放到哪里去了!
    他越想越不服氣,搖身一變,變作一個漁夫,逕自來到乘山找陳棋。
    傍晚,乘山島的海灘邊,東一堆,西一堆,擺了好幾個棋攤。敖廣東瞧瞧西看看,只見奕棋的有粗擴豪放的漁翁,有愣頭愣腦的捕魚人,有傻里傻氣的小漁童,也不知哪個是“東海模怪”。不遠處,他看到五、六個漁童簇在一塊巖石上奕棋,想必那個“棋怪”也在其中,于是走上前去,蹲在一旁觀望。眼看一個漁童將要輸了,忍不住比手劃腳起來:
    “出車,快出車!”
    誰知惹惱了那些漁童,七嘴八舌指責起來:
    “下棋的規矩你懂不懂?誰叫你多嘴啦!”
    敖廣冷笑看說:“再不出車,這局棋就完了!”
    這時,出來了一個粗眉大眼的漁童,笑謎謎的對敖廣說:“這位老大叔熟知棋路,想來也是位棋手吧?”
    “嗯嗯!”敖廣見漁童相貌不俗,便問:“你莫非就是什么棋怪?”
    “我明陳棋。剛才聽老大叔說,這盤棋不出車就是輸了?”
    敖廣正想找陳棋較量,便接口道:
    “正是,不信我們可以就這個殘局來試一試。”
    說完,兩人便對奕起來。陳棋一不出車,一不下士,就是用一只拐腳馬,一走兩走,把敖廣逼人了絕路。老龍王額頭出汗,眼睛也紅了。
    陳棋站起來說:
    “不用解了,你輸了!”
    “再來一局,三局定勝負!”
    “這位老大叔。”陳棋笑笑說:“你下棋的本領我已經有數了,不必再下了吧!”
    敖廣見陳棋這樣藐視他,不覺火冒三丈:
    “什么?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東海龍王!”
    說著,一抹臉現了本相,兩根金色的龍須高高翹起,七??八角的頭顱煞是嚇人。
    陳棋仰面大笑道:
    “哈哈哈,只怕輸了,你大王臉上無光。”
    敖廣又氣又惱,搖著頭叫道:
    “小漁童,你別吹牛!若是輸給你,我情愿向乘山島年年進獻魚鮮!”
    “說話算數!”
    “當然算數!”
    “好!”
    陳棋同龍王擺開了棋局。龍王求勝心切,用“當頭炮”發起猛攻。誰知陳棋沉看應戰,沒幾看,就把龍王的一只車吃掉了。龍王一陣心慌,陣腳大亂,連連失子,很快就被“將”死了。龍王又輸了一局,還是不服,重整旗鼓再戰,這一回他改變戰術,穩扎穩打,步步為營,每一只都走得十分小心?墒驱埻踅K究不是陳棋的對手,眼看又是失子。龍王急了,伸手來搶:


    “不行,不行,這看棋不算數!”
    “呵!”觀棋的漁童拍手起鬧:
    “龍王賴棋,龍王賴棋。耍賴變烏龜!”
    龍王臉色血紅:全想如再輸一盤,那就得年年進獻魚鮮。真要是這樣,到底有點心痛。想來想去,只得到師父那里去討救兵。便開言道:
    “陳棋,你等一等,待大王去去就來。”
    說完驚起祥云騰空而去。不到一頓飯工夫,龍王就把蓬萊仙島的南斗仙翁請來了。南斗仙翁拄看拐棍,踏看方步,飄飄然降落云頭,從寬大的袖籠里掏出一副仙山玉樹雕成的特大棋盤。盤內棋子黃白兩色,黃的是金,白的是銀,晶瑩透亮,像天上燦爛的群星。龍王有了師父壯膽,頓時來了神,有意在陳棋和眾漁童面前擺威風,命兩條小金龍把棋盤高高頂在頭上,他自己龍頭一擺,一下子變得像小山一樣高,說起話來聲音像打雷:
    “小陳棋,你還敢與大王比試嗎?”
    陳棋笑笑說:
    “龍王,你別逞強,等我來打敗你!”
    說完,領著小伙伴們登上乘山最高的一座山峰,這才剛夠撩著那副大棋盤。
    棋戰重新開始。敖廣有南斗替他出主意,果然棋藝大進。陳棋也使出平生本領,奮勇搏敵。這盤棋殺得好不熱鬧,但聞得棋盤上硝煙滾滾,殺聲陣陣;
    雙方躍馬跳卒,車攻炮轟,你來我往,難解難分。一局棋從申時下到卯時,還不見勝負。
    這時,南斗在旁邊出了一個點子,敖廣走了三只妙棋,漁童們也暗暗著慌,私下里七嘴八舌亂了陣。敖廣翻看白眼,好不得意,只管緊緊催促:
    “小陳棋,你還有啥高招?快快服輸罷!”
    可是陳棋依然面不改色,托看腮幫子凝思了一會,就從容不迫的下了起來。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冰球打架规则 快3计划app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贵州快3走势图爱彩乐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贵州快3走势图安卓 体彩七位数和值走势图 pk10赛车直播官网平台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一定 一定牛上海11选5预测 天津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