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印第安神話 >

蛇神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一) 威名顯赫的古塔維特,住在穆伊斯卡城,他是當地印第安諸部落中最強大的首領。鄰近的許多部族首領都臣服于他。這些部落都是出于對他的極度尊敬而自愿俯首稱臣的,因為古特維特出身高貴,德行超群,而且深孚眾望。 在他眾多的妻妾當中,有一位是他最寵

  “好,我家磨房那兒正好有塊空地。”姑娘說。
  “那好吧,你帶我去那兒好了。”
  “不過,你要到那兒干什么?”
  “我就住在那里。”
  “怎么可以,那兒太擠了,你會不舒服的。”姑娘有些心疼。
  “沒關系,我收拾一下,會很舒服的。更何況為了你受點苦也無妨,F在你告訴我,你住在哪兒,是廚房還是放糧食的小屋?”
  “在廚房,和我爹媽在一起。”
  “你家磨房在哪里?”
  “就在放糧食的小屋。”
  “那么,如果我到你家,你就得到放糧食的小屋來過夜。”
  “爹媽不會讓我一個人在那里過夜的。”
  “你就對他們說,小偷要來偷谷種,你得守在那里。記住每次磨谷子的時候,都要抓把面粉灑在洞里。我就吃這個,別的什么也不要。別讓人看見我,你在墻洞里隨便塞塊抹布就行了。”
  “這么說,你不愿意見我爹媽啦?”
  “先等等吧,到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不過,你怎么可以住到洞里去呢?那地方很小。”

  “別擔心,我會有辦法的。”
  “隨你便吧。”
  “不過你要帶我到那兒去,先把我放在圍墻外邊,夜里再帶我去磨房。”
  姑娘等爹媽出門以后,偷偷走進磨房,把墻挖大了些,好讓她的蛇神在那兒休息,次日,她又上山到放牧的地方和小伙子幽會。
  “我把墻洞挖大了些。”她對蛇神說,“這樣可以讓你舒服些。”
  天黑時分,他倆一起來到姑娘家,姑娘先把情人留在牲口圈里,夜里才把他領進磨房,蛇神當著驚訝不已的姑娘,輕而易舉地鉆進洞里去了。
  “奇怪,”姑娘有些納悶,“我還以為他沒本領鉆進去呢!”
  當晚,姑娘對爹媽說:
  “小偷看上了我們的糧倉了,我得住到那兒去,那里放著一家人的口糧呢。”
  爹媽同意了。姑娘把自己的鋪蓋拿到糧倉里。深夜,蛇神從洞里出來,和她睡在一起。每天,姑娘總是一個人去磨谷子,把面粉偷灑到洞里面。在出門以前,她總是用一塊羊皮把洞口蒙好。她的父母誰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有個情人。直到他們發現女兒懷孕時,不由得非常吃驚,開始沒完沒了地盤問她:
  “誰是孩子的父親?”
  姑娘總是一聲不吭。他們試著單獨輪番盤問,她還是什么都不肯承認。她的雙親無法可施,誰讓他們只有這唯一的寶貝女兒呢?
  分娩的日子到了。陣痛開始以后,姑娘的雙親守在那里,一刻也不敢離開。蛇神無法和自己的情人會面,又沒吃的,只好獨自搬到野外的洞里去住。
  日子多了,蛇神餓得難受,便從姑娘身上吸些精血,把自己調理得肥壯麗光滑,皮膚也紅潤起來。不過他在鐘情的情人眼里,還像以前一樣迷人,只是發現他比以前肥了些,更有力了些。
  為了不讓爹媽發現那挖的蛇洞,姑娘把鋪蓋堵在了洞口邊。
  父母從自己的女兒那里一無所知,只好到鄰居那里去探聽。
  “我家閨女不知跟誰懷了孩子,你們有沒看到她跟附近什么小伙子有來往?”
  “沒有,沒看到她和誰有來往,”他們說,有人反問她父親,“你女兒在哪兒過夜。”
  “原來跟我們一起住在廚房里,后來搬到糧房去過夜,把鋪蓋鋪在地上。她磨谷子的時候都是一個人,從沒看見有人跟她一起。”
  “你們有沒有問過她,為什么不愿你們守著她?”
  “她說,她不愿意我們看見她分娩時的痛苦。”

  這時,有人對老倆口說:
  “這事只能靠巫師幫忙才行,我們普通人猜不出來什么道道兒。”
  老倆口帶著一束古柯葉子來到巫師那里,求他幫自己的女兒消災解難。
  “我們的女兒很不對勁,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她怎么了,哪兒不舒服?”巫師問。
  “她懷了孩子,可這孩子的父親是誰,我們也不知道,她又不肯講,已經折騰好幾天了,還沒生下來。”
  巫師從古柯葉子上看出了些眉目,對老倆口說:
  “到糧房的地底下找找看,孩子的父親就在那兒,不過他既不是獸也不是人。”
  “那么,他是什么東西?“姑娘的父母嚇壞了,“難道是什么妖怪?”
  “是位小蛇神,他就是孩子的父親。”巫師掐著手指頭說。
  “造孽,真是造孽。”老人們悲苦萬分,“現在可怎么辦呀?”
  巫師想了想,對姑娘的父親說:
  “好在他的神力已經在你姑娘身上耗得差不多了,把他弄死并不難,只是你的女兒會千方百計的阻攔,最好讓她離村子遠些。等把她支走,就喊人來,拿上鏟子和大木棍,到糧房地下的洞里打死他。但千萬要注意,不可以讓他爬出洞來,否則,他會施展神力把你們統統纏死的。打死以后,把蛇頭割下來,埋到離蛇身很遠很深的地下才行。”


  “好吧,就這么干。”說完,老倆口就回家準備去了。
  他們回去之后立即找了十個強壯的小伙子,準備好棍子和鏟子,對他們說:
  “明天等我女兒一出門,你們就到我家來,不過千萬不可走漏風聲。”
  第二天清早,老倆口給姑娘準備好錢和干糧讓她到很遠的村落里去買些助產的藥。
  姑娘說什么也不愿離開她的屋子。
  “你們為什么要我走這么遠?我不去。”她發著脾氣。
  “你不去,痛死了也沒人管!”她的父母嚇唬她。
  沒辦法,姑娘只好乖乖走了。
  當人們看著姑娘的背影消失在遠山之中時,立即集中到老倆口家中的糧房里。拿著主人分發的古柯葉,禱告完畢,便掀開姑娘的鋪蓋。
  只見那是一個很大很深的洞里,躲著一條蛇,長著人一樣的腦袋。一見有人來,立即把胖胖的身體挺得筆直,輕輕地擺動起來。說時遲,那時快,人們一涌而上,揮動棍子和鏟子,把蛇剁成幾段,把蛇頭扔到老遠的一個山谷里。從蛇身上的殘傷里流出的血浸滿了洞穴。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冰球打架规则 七星彩走势图技巧 免费体验盈利可配资 北京11选五稳赚技巧 11选5胆码拖码奖金图 股指期货入门知识 海南4+1玩法 捕鱼大富翁内购破解版 广东麻将开好友房版本 河南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现在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