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印第安神話 >

極樂世界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太陽沿著遠山弓背一般的脊梁緩緩地滑落到了群山的背后。老酋長默默地凝視著夕陽留下的美麗余暉,安詳地斜倚在屋宇下的吊床里,他感到生命正在一絲絲慢慢地從他蒼老的身體里流走。他的嘴角翕動,輕輕地自語著什么。 附近的棕櫚林被習習清風吹得沙沙作響,棕櫚

  太陽沿著遠山弓背一般的脊梁緩緩地滑落到了群山的背后。老酋長默默地凝視著夕陽留下的美麗余暉,安詳地斜倚在屋宇下的吊床里,他感到生命正在一絲絲慢慢地從他蒼老的身體里流走。他的嘴角翕動,輕輕地自語著什么。
  附近的棕櫚林被習習清風吹得沙沙作響,棕櫚樹葉像薄扇一樣隨風搖曳。這時,從樹林里走出來一位印第安人的孩子。他是老酋長的孩子,名叫塔可比。他的父母派人把他匆匆地召回來,說有要緊事要告訴他。
  一到家門口,塔可比馬上意識到什么事將會發生,便扔掉從樹林里逮來的小鳥,飛快地來到他老父親的身邊。
  “我很快就要被死神帶走了。”老酋長對小塔可比說。小塔可比蹲在父親的身邊拉著他父親的手,像大人一樣表情嚴肅,聚精會神地傾聽著。
  老態龍鐘、飽經風霜的老酋長對他說:“我的孩子,你聽著。你應該去為咱們的部落找到一塊美麗而肥沃的土地。你必須一直朝南走十夭十夜,然后就可以到達一處很遠很高的地方,站在那里,伸手就可以摸到云彩……”
  塔可比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隨著老酋長預言家一般的手勢,思忖著:很遠很高伸手可摸到云彩的地方會在哪里呢?……
  父親的話總是會給他帶來勇氣和力量,激勵著他去幻想,進行最艱辛的冒險。但從沒有像今天的話這樣令他心馳神往。塔可比預感到,這番話在他父親的嘴里是不會再重復的了,所以,他用心地默記著每一句話,甚至連語氣和中間的停頓也毫不放過。
  “我們現在居住的地方已經被戰神惠齊洛波契特利所占領。大螞蟻吞噬著我們美麗的家園,草原再也看不見梅花鹿的歡跳,連戲鬧的魚群也從池塘里消失……保護我們的羽蛇神在和戰神的一場賭博失利之后,駕舟跨海而去,拋棄了我們,也許他們遷往南方去了,到我對你述說的那塊極樂世界去了……”
  “爸爸,你能肯定,那里會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嗎?”塔可比忍不住插了一句。
  “是的,我的孩子,那里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唯一缺少的就是水。”
  “水?那……”塔可比驚訝地冒出一句,因為在他的記憶里,一切的一切都是和水密不可分的,但他并不懷疑父親的神志有不清楚的地方,所以沒有接著往下說,而是準備耐心聽下去。
  “別擔心,我的孩子,只要你按我說的去做,你就能把那兒變成世界上最美麗寧靜的家園。拿著這個葫蘆,在羽蛇神的大水壺里把它灌滿水。然后帶著它往南走,一直走到極樂世界里,再把它全部倒出來。”老酋長囑咐道。
  “爸爸,那我現在就去準備啟程!”塔可比站起來請求道。
  “等一等,孩子!你即將開始的旅程將是漫長而危險的,拿著這塊護身符,它是神醫用野豬的牙和禿鷹的嘴給我做的,它可以保護你,驅除邪惡。記住,要用樹膠膏把耳朵堵上,不要去聽大嘴鳥的叫聲,否則就會迷失在森林里,永遠也走不出來,F在,你可以去了,祝你幸運,孩子!你是我瑪雅波特族的全部希望。”
  老酋長意志堅決地說完這些話,目送他兒子的背景消失在最后的一絲殘陽里……
  三個月之后,老酋長追隨他信奉的羽蛇神去了。
  塔可比渾身涂滿油彩,背上葫蘆,脖子上掛著父親給他的奇妙的護身符,提起弓箭出發了。
  他馬不停蹄地連趕了幾天幾夜的路,走過許多森林和草原。鸚鵡和大紅鳥看見他走過,爭先恐后地問他:“塔可比,你上哪兒去?”塔可比若無其事地繼續朝前走……原來他的耳朵塞滿了樹膠膏,什么也沒聽見。
  直到一只鸚鵡飛落到他的肩膀,才恍然大悟,知道有人在同他說話。于是他取下耳朵里的樹膠膏,同它們交談。他回答說:“我去尋找極樂世界。你們也跟我一起去吧!”他小聲對落在他肩上的鸚鵡說:“太嘴鳥叫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要把我耳朵里的樹膠膏取下來。”
  一會兒一群猴子對他喊道:“塔可比,你到哪兒去?”殷勤的鸚鵡取下塔可比耳朵里的樹膠膏。聽到猴子的聲音里,塔林比回答:“我去尋找極樂世界,如果你也想到那里東川腳,就跟我一起走吧。”
  就這樣,一路上,鸚鵡和大紅鳥在空中又吵又鬧,嘰嘰喳喳,猴子從這棵樹跳到那棵樹。他們伴隨著塔可比熱熱鬧鬧地往前走,塔可比一點也不感孤單寂寞。
  不管怎樣,要走出大森林可不是件輕松的事。
  狂風吹倒了一棵棵大樹,螞蟻和黃蜂像荊棘一樣扎人。還有就是塔可比感到又饑又渴,可周圍卻連野果子也沒有一只,水壺里的水已經喝完了。他們真恨不得馬上飛出這片陰暗,令人窒息的叢林。正在這時候,突然傳來一聲聲妖聲妖氣的聲音:“塔比可?塔可比?你上哪兒去?”
  這就是令人討厭心煩的大嘴鳥的叫聲。聰明伶俐的鸚鵡這回可沒有把塔可比耳朵里的樹膠膏給取下來,所以,他什么也沒有聽見,平安無事地走出了叢林。
  在他們面前展現一片令人驚奇的錦繡如畫的景色。在絢麗的風景中隱約可見遠處有一座形如水壺的大山。
  “阿烏揚——特拉巴蘭!阿烏揚——特拉巴蘭!”鸚鵡和大紅鳥認出了這個地方,一齊歡呼起來,猴子們也欣喜若狂地蹦來跳去。小鸚鵡取下塔可比的耳塞。塔可比聽見“阿烏揚——特拉巴蘭”這響亮而充滿喜悅的歌聲十分高興。
  原來,特拉巴蘭山正是他父親所說的羽蛇神的大水壺。塔可比忘了疲勞和饑渴,欣喜若狂地跑了起來?墒撬艿蕉盖腿绫诘牡虏家郎较聲r,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我能爬到上面去裝滿嗎?”
  白云像是種在特拉巴蘭山上的一片片棉花。真的,站在山頂上確實可以用手碰到云彩,可塔可比卻在山下嘆息……
  塔可比十分難過,垂頭喪氣,一籌莫展。在朋友們的同情目光里,塔可比傷心地哭了起來。天上的云彩看到塔可比的可憐的身影,也跟著號啕大哭起來。于是,傾盆大雨頓時從天而降,久旱的大地上散發出迷人的花香。各種小草都從地里冒出了頭來……
  大雨使得羽蛇神的大水壺溢出一股清泉,給這支疲憊不堪的隊伍解了渴。塔可比鄭重其事地把葫蘆里盛滿了水并對同伴們說:“繼續前進,朋友們,極樂世界近在眼前了。”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冰球打架规则 时时彩平台送 彩吧论坛首页一彩票论坛 配资炒股可以相信吗 广西快3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12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今天 今日涨停板股票 零零时时彩软件 好彩1晚上几点开奖 天津时时彩开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