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印第安神話 >

世界的主宰-阿茲特克神話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有一次歐阿拉老頭到瀑布附近去捕魚,但忘記給家人交待自己的去向。天漸漸黑了,沉沉的夜色籠罩了寂靜的萬物,老頭還沒有回家,他的女兒很有些擔心。 我爹會到哪兒去呢?她左思右想,還是不得要領,便決定去找他。 姑娘毫不猶豫地上了路,不過,她也忘了給家

  有一次歐阿拉老頭到瀑布附近去捕魚,但忘記給家人交待自己的去向。天漸漸黑了,沉沉的夜色籠罩了寂靜的萬物,老頭還沒有回家,他的女兒很有些擔心。
  “我爹會到哪兒去呢?”她左思右想,還是不得要領,便決定去找他。
  姑娘毫不猶豫地上了路,不過,她也忘了給家人作個交待。
  她獨自一人向河岸走去。這時,月亮從云層探出頭來,把銀灰色的光華像雪片一樣灑滿大地的每個角落。在他那水銀般冰冷冷的光束下,一切都變得明亮起來,就如同白晝降臨一般。姑娘席地面坐,仰視著無垠的天宇。忽然,她感覺一道陰影從月亮中走了下來,飛速降臨到地面上。就在這一剎那,夢神輕輕地籠住了姑娘的雙眼……
  晨鳥的啼叫聲,把依依不舍的月亮嚇得慌忙拋下她那粉紅色的長紗,隱身到天的另一邊去了。姑娘揉弄著惺松的睡眼醒來了,她心情郁悶地欠身偶坐,淚水盈眶地想著心事,到底何事令她如此傷心呢?
  就在那天夜里,姑娘走后不久,歐阿拉就回到了家中。他是怕女兒擔心,才盡快趕回來的,可哪里還有女兒的蹤影呢?他不由得擔心起來。就在萬分著急的時候,忽想起久已不用的巫術。于是,他開始靜坐施法,如人夢境,想從中探尋出女兒的蹤跡?捎橙胙酆煹,只是些模糊不清的陰影,時聚時分。老頭深怕什么跑掉了似的,急忙抓起一小撮古柯葉煉制的粉未吸入鼻中,往嘴里塞進煙葉繼續加大法力。這次,他的面前出現一個男人的影子,正從地面向空中飛騰。老頭伸出雙手,想把他抓住,可是眼睛卻被什么東西擋住,身體就如同一把割過的草,倒下了。


  當他蘇醒過來,四周又是一片混沌。
  “我的寶貝女兒在哪里?”他喃喃自語著,“為什么見不到我女兒,只看到幢幢黑影彼此相對而望,倏分倏合?不管怎樣我也要找到女兒!即使上天入地也要找著!”
  歐阿拉下定決心,要靠著自己的本領,不分日夜去尋找女兒。
  夢神使姑娘恢復了精神,她沿著河岸繼續往前走。天色已黑,她登上一座高山。從山頂上還可以看到正在下落的月亮。月亮的余輝在姑娘的眼里閃著火星,她覺得很累,很快又昏然入睡了。夜里,她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生了一個男孩,日后成為宇宙萬物的主宰。她記得這孩子遍體都是透明的。
  清晨,山澗里流水的沖擊聲又把姑娘喚醒,她張眼四望,不由得嚇了一跳,波浪正從四面八方向她涌來。在河的下游可以望見一個小島。姑娘往那里拼命游去。已經離小島很近了,偏巧這時一條巨魚從河底浮出水面,一張嘴就把她吸到肚子里去了。不多久,大魚把肚子里的東西吐到岸上,又游到水里去了。在陸地上,姑娘吃驚地發現肚皮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她用水壓著傷口,一點也不疼,但覺得肚子里空空的。
  水還在不停地往上漲,小島差不多快被淹沒了。姑娘想爬到樹上,但感力氣不支。這時,正好一只紅腳隼落在了附近的一棵樹上。

  姑娘求他:
  “紅腳隼,幫我爬到樹上去,否則我就沒命了。”
  “我給你一點神藥,”紅腳隼說,“把它抹在身上,余下的全吃了!”
  姑娘照著他說的做了。沒等她把余下的藥吞進腹中,她就變成一只吼猴,毫不費力地跳到了樹上。
  這時候,老頭也已從占卜中預知,她的外孫將要降臨人間,于是他開始全身心施展魔力,進行忌戒(類似于元神出竅),一直到他的影子不得不和他分手時為止。影子和主人分手,到遠方流浪去了。有一次影子遇到一只人身鳥首的的怪物……
  老頭子從整個征兆中判斷,必須到森林去尋找自己的外孫,只有找到外孫,才能找到自己的女兒。
  太陽升起的時候,老頭子帶上弓箭,走入密林之中,他碰到許多走獸,每一只都像是自己的外孫。后來,在河道分叉不遠的地方,他看到一只鳥首怪物。這只怪物凝視著太陽,喉嚨中發出一種心滿意足的鷲鳴聲。老頭走到他的身旁,用弓捅了捅他,說:
  “我的外孫,我餓了。給你弓箭,去打獵吧,你自個兒也得吃西了。”
  等了半天,見那怪物毫不理會,只是伸手留下了弓箭。歐阿拉不再多說一句話,準備按原路回家。突然他停下來,心中嘀咕:
  “誰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外孫?不過,試試又何妨……”
  他折回頭,變成了一只巨大的蜥蜴。
  鳥首怪物一看到蜥蜴,就變成一個武士模樣,挽起弓對準蜥蜴的腦袋發出一箭,可那箭又折回原處。就這一剎那,蜥蜴隱身不見了。歐阿拉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恢復了原形,輕松地出了口氣:
  “他的確是我的外孫,差點沒把我射死。”
  這時,外孫已聽從外公的吩咐去打獵回來,手中拿著一大串野物:
  “外公,這就是我獵到的東西,”他說,“你造的箭真好,只有一只蜥蜴從我手中逃脫,箭從它的腦袋上折了回來。”
  老頭啥也沒說,拿起獵物,動身去做飯,他把肉燒好,把外孫叫來:
  “來吧,我的外孫,吃吧,”他說,“我有些累,想早點睡覺!”
  晚飯時,小伙子注意到外公頭上有一道深深的傷痕,就問:
  “這傷痕從哪來的?”
  “太陽晃眼,不小心被蚱蜢撞著了。”
  飯后,小伙子在屋邊練箭,老頭跟往常一樣,在屋里擺弄巫術想把女兒找著。不過,這一次他面前的影像很清晰。歐阿拉看到自己的女兒變成了下只猴子的模樣。后來才知道,大水把她趕到一個小島上,已餓得快要死了。清早,他把外孫叫醒,對他說:

  “快走,你母親要遭殃了,正等著咱們去搭救呢!”
  他們飛身登上小船,順河流而下。當他們抵達小島時,大樹已經有一半泡在水中。遠遠就可以看見,一只瘦猴正坐在樹上,她的肋骨都可毫不費力地數清楚。他們向她爬了過去?珊镒訃槈牧,急忙跳到另一棵樹上去了。
  “猴子不讓咱們走近她。我向她扔塊石頭,你把她的雙手抓住,免得她把咱們的小船砸碎了。”
  于是,小伙子站在猴子坐著的那枝丫下面,老頭扔過去一塊石頭,猴子掉下來。在掉下的時候,猴子的身體像一張大帳篷一樣張開,把小伙子罩在了里面。歐阿拉回過頭來,看見女兒已經恢復人形,腹部隆起,正懷著她現在的這個兒子。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冰球打架规则 股票配资网站·首选配资658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叫 上海时时乐综合走势图 王中王精选全年三十码 南京麻将进园子口诀 山东体彩扑克牌走势图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宝网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在线配资开户 体彩排列5助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