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羅馬神話 >

宙斯和伊俄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珀拉拉斯戈斯王伊那科斯乃是一古老王朝的嗣君,他有人美麗的女兒叫 做伊俄。一次當她地勒耳那草地上為她的父親牧羊,俄林波斯圣山的大神宙 斯偶然看見她,心中對于她燃起了火焰一樣的愛情。他變形為一個男人,走 來用甜美的挑逗的言語引誘她。 那是如何地幸

    珀拉拉斯戈斯王伊那科斯乃是一古老王朝的嗣君,他有人美麗的女兒叫做伊俄。一次當她地勒耳那草地上為她的父親牧羊,俄林波斯圣山的大神宙斯偶然看見她,心中對于她燃起了火焰一樣的愛情。他變形為一個男人,走來用甜美的挑逗的言語引誘她。

    “那是如何地幸福呀,當一個人有一天可以稱呼你為他自己的!但沒有人類配愛你,你只適宜于做萬神之王的新婦。我便是他,我是宙斯。不,你不要跑開!看看,這正是灼熱的中午。和我到左邊的樹蔭中去,它會以它的清涼接待我們。為什么你要在當午的炎熱中勞苦呢?你不必害怕進入陰暗的樹林,城野獸們都蹲伏于幽暗地溪谷;因為我手中執關天國的神杖,揮閃著嶙峋的閃電于大地,我不是在這里保護你么?”

    這女郎逃避他的誘惑?植朗顾顼w地奔跑。真的,假使不是他施展地的權力并使整個地區陷于黑暗,她必可以逃脫的。她為云霧包裹著,因為擔心而放慢腳步,唯恐被石頭絆倒或者失路落水。因此,不幸的伊俄陷入了宙斯的羅網。

    諸神之母的赫拉,久已熟知她的丈夫的不忠實。因為他常?现,對半神和凡人的女兒濫施愛情。她永不約束她的憤怒和嫉妒,始終懷著頑強的疑心監視著宙斯在地上的每一行動,F在她又在注視著她丈夫瞞著她尋歡作樂的地方。她吃驚地看見那地方在晴天也迷蒙著云霧。那不是從河川升起,也不是從地上,也不是由于別的自然的原因。她即刻起了疑心。她尋遍了俄林波斯圣山,都不見宙斯“如果我沒有弄錯,”她惱恨地說,“我的丈夫一定又在做著觸犯我的重大的罪過。”

    因此她離開天上的高空,乘云下降到人間,并吩咐屏障引誘者及其獵獲物的云霧散開。宙斯預先知道她來到,為了要從她的嫉恨中救出他的情人,他使這伊那科斯的可愛的女兒變形為雪白的小母牛。即使這樣,這女子看起來仍是很美麗的。赫拉即刻看透她的丈夫的詭計,假意夸贊這匹美麗的動物,并詢問他這是誰的,從那里來,它吃什么。由于窘困和想打斷赫拉的問話,宙斯扯謊說這小母牛只不過是地上的生物,沒有別的。赫拉假裝對于他的答復很滿意,但要求他將這美麗的動物送她作為贈禮,F在欺騙遇到欺騙,怎么辦呢?假使他答應她的請求,他將失去他的情人;假使他拒絕她,她的醞釀著的疑嫉將如火焰一樣地爆發,而她也真的會殛滅這個不幸的女郎。他決定暫時放手,將這光艷照人的生物贈給他的妻子,他想她的秘密是隱藏得很好的。

    赫拉表示很歡喜這贈禮。她在小母牛的頸子土系上一根帶子,并得意洋洋地將她牽走,小母牛的心懷著人類的悲哀,在獸皮下面跳躍著。但這女神不放心她自己的行動,她知道除非把她的情敵看守得非常嚴密,她是不會放心的。她找到阿瑞斯托耳之于阿耳戈斯,他好像最適宜于做她心想著的差使。因為阿耳戈斯是一個百眼怪物,當睡眠的時候,每次只閉兩只眼,其余的都睜著,在他的額前腦后如同星星一樣發著光,仍然忠實于它們的職守。赫拉將伊俄交托給阿耳戈斯,使得宙斯不能再得到這個她從他那里奪去的女郎。被百只眼睛監視著,在漫長的白天里,這小母?梢栽陂L滿青草的山坡上嚙草;無論她走到那里總不能離開阿耳戈斯的視線,即使她走到他的身后,也會被他看見。夜間他用極沉重的鎖鏈鎖住她的脖頸,她吃著苦草和強韌的樹葉,躺在堅硬的光禿禿的地上,飲著污濁的池水。伊俄常常忘記她不再是人類。她要舉手祈禱,這才想起她已沒有手。她想以甜美的感人的言語向阿耳戈斯祈求,但當她一張口,她便畏縮起來,只能發出犢牛一般的鳴叫。阿耳戈斯不僅是在一個地方看守她,因為赫拉吩咐他將她牧放得很遠很廣,使宙斯難以找到她。這樣,她和她的守護人在各地游牧著,直到一天她發覺來到她自己的故鄉,來到她幼時常常嬉游的河岸上,F在第一次她看見她自己改變了的形狀。當那有角的獸頭在河水的明鏡中注視著她,她在戰栗的恐怖中逃避開自己的形象。由于渴望,她走向她的姊妹和她的父親那里去,但他們都不認識她。真的,伊那科斯撫扣她的光艷照人的身體并給她從附近小樹上摘下來的葉子。但當這小母牛感恩地舐著他的手,用親吻和人類的眼淚愛撫著他的手時,這老人仍猜不出他所撫慰的是誰,也不知道誰在向他感恩。最后這可憐的女郎想出一個巧妙的主意,因她的思想并不曾隨形體有所變化。她開始用她的蹄彎彎曲曲地在沙上寫字。她的父親本來就為這種奇異的動作引起注意,現在立刻明白他自己的孩子站立在他的面前了。

    “多悲慘呀!”這老人驚呼起來,抱住他的嗚咽著的女兒的兩角和脖頸。 “我走遍全世界尋找你,卻發現你是這個樣子!唉,現在看見你比不看見你更悲哀!你不說話么?你不能給我以安慰的話只是作牛叫么?我以前真傻呀!我把心全用在挑選一個可以匹配你的女婿,而現在你卻變成一只牛。……”伊那科斯的話還沒有說完,阿耳戈斯,這殘酷的監護人,就從她的父親那里把伊俄搶走,牽著她遠遠走開,另到一塊荒涼的牧場。于是他自己爬到山頂上,用那一百只謹慎的眼睛看望著四周,執行著他的職務。

    現在宙斯不能再忍受對于伊俄的悲慟。他召喚他的愛子赫耳墨斯,命令他誘騙可惱恨的阿耳戈斯閉上他所有的眼睛。赫耳墨斯將飛鞋綁在腳上,戴上旅行帽,有力的手上握著散布睡眠的神杖。他這樣裝束著,離開父親的住屋飛降到地上。他放下他的帽子和飛鞋,只是持著神杖,所以他看起來好像一個執鞭的牧童。他誘使一群野羊跟隨著他,來到伊俄在阿耳戈斯永久監視下嚙著嫩草的寂寞的草原。赫耳墨斯抽出一種叫做緒任克斯的牧笛,開始吹奏樂曲,比人間的牧人所吹奏的更美妙。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冰球打架规则